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是人體裡的一個細胞。

在我們細胞家庭裡,我算是淘氣的。我不喜歡沿著上帝給我安排好的路走,我喜歡東遊西逛。人類給我這樣的細胞起了個恐怖的名字,叫癌細胞。不少人被我們奪去了生命,那是因為他們對我們一無所知,我為這些人惋惜。我們這些淘氣的細胞在一起聊天時常說:如果我們的世界裡也有諾貝爾獎,我們一定授予那個將我們定名為“癌”的醫生,是他給我們起的這個殺氣騰騰的名字幫我們打敗了人類。

其實我們真正的名字是 - 淘氣細胞。假如當初那位醫生這樣給我們定名,保准我們敗在人類手下。我把我們家族的底兒交給人類,是違反紀律的。可我不忍目睹人類中的一些孩子因我們在他們體內的存在而離開人世間。經過一段時間的猶豫,我終於決定豁出去把我們家族的秘密告訴人類:

人體裡有許許多多細胞,我們所從事的工作就是在一條寬闊的道路上進行接力賽跑。從人誕生開始,我們細胞家族就一代接一代地往前跑。是我們的這種運動支撐著生命的存在。當我們跑到終點時,這個人的生命就結束了。在每個人體內的這個龐大的細胞家族中,並不是所有細胞都是那麼循規蹈矩的。有的細胞天生淘氣 - 比如我。我不願意沿著跑道跑,我覺得這樣太枯燥,我想去別處看看。於是,當我發現大道旁邊有小路時,我就悄悄離開家族,溜到小路上去了。這種從大道上溜到小路上去的現象,人類管它叫正常細胞的癌變。這是不是有點兒言過其實或者叫做危言聳聽?

現在我再告訴你,我們細胞家族和人體裡的所有部位一樣都聽大腦指揮。大腦和我們之間的通訊系統比人類現在使用的最先進的通訊設備還要先進 100倍。什麼衛星通訊啦,什麼移動式電話啦,什麼國際直播長途啦,在我們看來都是原始社會的陳糠爛穀子。不信你現在做個試驗,你只要稍微一想起你的右手,你的右手馬上就動起來了,不嗎?這說明你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都服從於你的大腦的指揮。連那麼大的胳膊都毫無條件地聽命於你的大腦,何況我們這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細胞了。大腦給我們下的指令比皇帝給臣民下的聖旨! 更加神聖不可違背。

潘芊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我們的生命中,有時候必須做出困難的決擇,啟動一個重生的歷程;

必須拋棄習氣、改變舊習慣與舊傳統,使我們可以重新飛翔;

只要放下舊的包袱、學習新的技能,我們就能調整宿命、發揮潛能,

創造新的自己與未來。』

【其實,我們需要的是自我改革的勇氣與重生的決心!】

潘芊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世界每天有40億人帶著空虛感入睡,每個人生命都有高潮,大部份是經由別人的鼓勵而成的,得不到肯定與鼓勵,讓人心灰意冷。

 

 

【愛的溝通】

 

潘芊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