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大雙林有一寺,有二位主持僧,分為兩房居住。

 師兄名悟號,為五戒僧。師弟名達號,為七戒呱啼哭。七戒僧就叫徒弟,

你將幼兒抱起來我看,是男子抱回寺撫養,若是女娃仍然安放路邊。

 徒弟走近前抱來看,卻是女娃。徒弟就不敢來抱,這時女娃啼哭更甚。

徒弟說曰:「師父咱是出家人,須慈悲為本,咱無由此經過,由他生死,

與咱無干,既然有看着,就救伊一條性命纔是。」

戒僧言曰:「徒弟說得有理。」就叫徒弟,你將幼女抱起來,同我到老

家中,自有道理。就行到老懼門前,老懼就叫師父,今日難得下山來,請入

堂上用茶。

 七戒僧入內,坐在校椅,老懼入內捧茶,請師父喫茶。七戒僧用畢,開言對

老懼說曰:「我今日下山之時,拾得一個女娃,叫徒弟抱來,我見你並無一

男半女,不如交與你撫養,我有數兩銀子,付與你家中應用。」老懼接了銀

子,就撫養此幼女。七戒僧作別同徒弟回寺。

 不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過了十六年。一日七戒僧又下山,去勸世度人,

行到三叉路口,心中思起,早年在此處拾一個女娃,交付老懼家中撫養,如

今未知事體如何?不免到他家中看看。

老懼就請師父入聽中喫茶,七戒僧就入堂中坐下,喫畢就問曰:「我當年拾

有一位女娃,交付你撫養,未知現在如何?」老懼答曰:「此女年紀及筓,

名曰碧蓮,生得甚為伶俐,足不出門庭。」

七戒僧對老懼答曰:「你可叫碧蓮出來與我看。」老懼答曰:「這件事吾也

不敢自主,吾自去問她,欲見你乎?」即隨入內,對碧蓮言曰:「今日妳

師父來,妳可去見他。」碧蓮答曰:「今日是吾師父來,吾自然去拜見。」

碧蓮隨懼出來,七戒僧看見碧蓮,生得美貌,十分姿色,心中頓生愛慕。

碧蓮見了師父就入內去。七戒僧向老懼言曰:「吾這數兩銀子與你,吾要回

去寺中,今夜等吾寺中課誦已畢,你將碧蓮帶到寺中,從後門入來。」

老懼應允。其後七戒僧與碧蓮二人有私情。

 

不覺半載有餘,一日五戒僧坐禪之時,就知七戒僧與碧蓮作不正之事。

一日正是八月十五夜,中秋佳節,五戒僧就辦一桌齋筵菓品,叫徒弟去請

你師叔過來企茶。徒弟卽請七戒僧來到,師兄弟倆人飲數杯茶,五戒僧言曰

:「今夜是中秋佳節,咱二人將蓮花為題,各吟詩一首。」七戒僧卽尊五戒

僧先吟,五戒僧言曰:「今夜是吾請師弟過來喫茶,自應尊你先吟。」

七戒僧就吟曰:士,非是僧家體態,將這小徒弟僧帽採落來。皇后看見他有

留髮,就罵和尚曰:「爾這野僧,好大膽,敢帶俗家人戲弄我麼?」

和尚連忙奏曰:「凡我僧家收得徒弟,到十六歲方剃頭號名。」

皇后問曰:「你這徒弟,今年多少年紀?」

和尚答曰:「今年已有十六,未僧剃頭號名。吾不說,你亦不知,此係今日

在途中收得徒弟,要到寺中參佛,才有剃頭。」皇后言曰:「應該取罪,

帶念今日佛祖聖誕,就吾面前號名,叫佛印。」因此即叫佛印剃頭,即醒悟

同和尚去到虎岳寺出家。不覺有數月間,能知前生之事。

有一日,蘇東坡年登十八歲,就上京赴試,到江都鎮就宿店,看見一位僧道,

飲酒打拳。

蘇東坡對僧道言曰:「師父你是出家人,應該修持齋戒,因何飲酒打拳?」

僧道曰:「你是過路之人,與你何干?管吾是非。」

東坡曰:「此科功名若能成就,定除你這僧道。」果然此科功名,高中二甲

進士,點入翰林院大學士,就拜王安石為座師。此時蘇東坡游進相府花園,

賞花玩景。

有一日,王安石清閑無事,在花亭坐下,就作詩曰:昨夜西風過園林吹落

黃花滿地金石正在作詩之時,家人來花亭稟曰:「相爺,外面同年要來相會。

」王安石將筆放在桌上,出去迎接同年。此時蘇東坡玩景來到花亭,觀見正

是:「天上神仙府,人間宰相家。」又看見桌上題詩,即接續二句曰:秋花

不比春花落 吩咐詩人仔細吟蘇東批寫畢而去,王安石接客回來,回到花亭,

亦欲再作詩成就,看見下面有字跡,不知何人接續二句,詩中意卻嫌我,看

這字乃是蘇東坡筆跡,王安石曰:「此人不識法度,待我明日早朝,奏上

上聖旨,將蘇東坡謫貶去蘇州為刺吏。」經過揚州,蘇東坡騎馬赴任,一路

上過了各府州縣之處,就觀山遊景,盡是風光秀美,氣象咸新,看見菊花謝

落滿地,蘇東坡時見景心知覺悟,得罪座主,因此即被謫貶蘇州,到任之時

,就出有一張告示僧道。

告示曰:蘇州府知縣蘇  示為:「嚴示事以報鄉民,照得此處,多有僧道出入

,進城來往迷惑人心,廣化民財,花消膿食,前者既往不咎,今者若有僧道

進城,即拿來重責四十大板,遂解回原籍地方,若隱匿不報,後察出一體同罪

,時出示知示者而法不遵,決不輕赦。」

此告示一出,蘇州城內外眾僧道,聞者莫不害怕,此示傳到各處,宮廟寺院,

到僧個個心寒,傳到虎岳寺,寺內有一佛印禪師,聞如此事,就下山而去。

佛印作偈曰:

小僧移步下山林 百步從無一步平

正是山巖石徑處 只觀畫圖不觀行

佛印就到蘇州城內,至衙門前就將告示念熟,來到府前十鼓頂坐下。

皂隸出來看見一個和尚,就說曰:「你這和尚好生大膽,敢坐在此,你可有

看見張掛告示麼?」

佛印答曰:「告示我有看見念熟」皂隸曰:「你既然會念得,可念與我聽」

佛印將告示念曰:蘇州之府蘇  示為嚴示事以報鄉民,照得此處,多有僧道

出入,進成來往迷惑人心,廣化民財,花消膿食,前者既往不咎,今者若有

僧道進城,既拿來重賞四十大板,遂解回原籍地方,若隱匿不報,後察出一

體同罪,時出示知示者而法不遵,決不輕赦。

佛印將告示念了一遍,無遺失一字。皂隸曰:「告示果然念得熟,未知在此

何事佛印答曰:「特來見你老爺,你與我去通報你老爺曉得,外面有一位詩

僧要見你老爺。」皂隸答曰:「你這僧好大膽,我老爺自十八歲金榜標明,

點入翰林院大學士,在宋朝吟有多少好詩,那一人不欽遵奉敬,你尚敢自誇

詩僧。」佛印答曰:「不必多言,去稟就是。」

皂隸入內,稟老爺曰:「外面有一個詩僧,要見老爺。」

蘇東坡曰:「你去回他,既是詩僧,有何能說。」

皂隸出來對佛印曰:「你有何能說?」

佛印答曰:「我寺中缺欠錢糧,特來化緣,施主你代我稟。」

皂隸入內稟老爺曰:「詩僧說,寺中缺欠錢糧,特來捐化施主。」

東坡曰:「原來事化僧,說什麼是詩僧,詩僧就將青石板為題,青石板上,

難得下穿。」出來答曰:「我老爺言,為官清廉,如青石板上,難得下穿」

佛印應曰:「我身似鐵穿過幾千條。」

皂隸入內,稟老爺曰:「詩僧說他身似鐵,穿過幾千條。」

東坡曰:「對僧言我老爺說得,堂前現放名爐火。」

皂隸將此言對僧曰。佛印曰:「拔到天河水灌下。」

皂隸入內稟曰:「僧說拔到天水灌下。」

東坡曰:「對的甚妙。將虎岳寺為題,叫他在吟詩一首。」

皂隸向僧言曰:「就將虎岳寺為題,命你吟一首。」

佛印吟曰:

虎岳一老僧  要解無根樹

能取天邊月  會點海底燈

拿的南山虎  捉了北海龍

腦中藏玉線  諸般件件能

皂隸將此詩入內老爺,果然是詩僧。東坡曰:「若然如此,請他入內相見」

皂隸出來說:「我老爺請你入內相見。」

佛印答曰:「既然你老爺要請我,何不開中門與我進去。」

皂隸入內稟曰:「詩僧既然要請他,須開中門。」

東坡曰:「他既如此說,就開中門,看他從哪一門進來?」

皂隸即時開了中門,佛印果然從中門入來。

東坡看見心中不悅,逐即吟詩曰:江水滔滔不斷頭  只因水落向東流

佛印知東坡心中不悅之意,即吟兩句讚曰:昨日虎岳山上坐  一輪明月

照蘇州蘇東坡知佛印詩中讚我圍觀清廉。

東坡言曰:「法師你有此飽學高才,何不上京求得一官半職,上可蔭祖宗

父母,下可蔭妻子兒孫,豈不是好,為何出家?」

佛印即作偈曰:

自幼功書入學堂  果然下筆有文章

鰲頭鎮在千同裡  丹桂開時萬里香

三汲浪中龍獻掌  久重雲外鳳呈祥

還是出家修行好  勝過皇家作棟樑

蘇東坡言曰:「法師果然有此好詩,在將浮萍草為提,你再吟詩一首,

要你堂光上樑為題韻。」

印即吟詩曰:

浮萍金甲滿畫室  不覺明月透天光

有朝風捲泥沙上  燕子卸來繞畫梁

東坡曰:「法師果然作的好。」未知色心如何,就叫一個美女捧茶出來。

東坡曰:「就此美女為題,再吟一首。」

佛印就吟詩曰:

十指尖尖捧杯茶  嬌容體態貌如花

東坡愛惜千金寶  小僧看見爛冬瓜

東坡問曰:「法師美女好麼?」佛印曰:「好是好壞了身中寶。」

又說一故事,昔日楚平王,因為色破了國,兵敗財散與子亡,文武都煩惱。

楊貴妃與?己,敗國亡家,如柪材朽木,貪了他傾了家,愛了他死的早,

歸家即可多少粉來抹骷髏,卻被害得顛顛倒倒。

東坡悔悟,即吟詩二句曰:從今不剪煙花債保養元精無價寶蘇東坡就拜

佛印為師父,佛印恐東坡退心,即作偈曰:

朝中宰相與公侯 都是前生累劫修

前生作福金生受 何必勞力苦追求

若肯玄中提一念 西方路上有根由

世間多少名利客 便轉沉思不回頭

蘇東坡就知佛印詩中意思,恐怕我有退失之心。

東坡作偈曰:

識破紅塵就出家 五湖四海放丹砂

飢餐松柏山花子 渴飲清泉漫錦茶

鉛汞採煉乾坤老 睡謫蟠桃會上花

我今做得神仙過 不在宋朝金榜誇

佛印見東坡果然真心,要持齋修行,即作偈一首曰:

天地一輪磨 輪迴無近年

華屋量人斗 嬌妻渡客船

田園身後事 兒女眼前花

人生如寄子 超出是神仙

東坡就同佛印入山,去到虎岳寺出家修行,不覺有數月之間,蘇夫人在府

中,痛思甚切。就對家人言曰:「相公在蘇州為官,被虎岳寺和尚勸去出

家修行,永無回家之日。」家人曰:「夫人不必掛意,待小人明日去到虎

岳寺,請老爺回府。」次日,家人果然來到虎岳寺,看見蘇東坡,即跪下,

將詐語稟曰:「夫人故作許多不是之事,求老爺作急回府。」東坡聞言心

中大怒,即時同家人一齊回府,行到山下而來,此時天色已晚,山下有一

位土地公,化為老者,觀音佛祖化為女子,又化一間草舍,東坡來到此處

,就與老者借歇一夜,睡到三更十分,忽然聽得哀哭之聲,遂起身來,看

數個解差,解一陣人犯過去。東坡問曰:「老公公此處乃是山邊僻地所

在,為何解有人犯,拷打叫苦連天。」老者回答:「這事小老不知,你去

問我小女,他食陰陽菜,他就知道。」

東坡問小娘子曰:「這三更時分,為何解有一宗人犯經過。」小娘子答曰

:「這是蘇子瞻得九玄七祖,公婆父母。」

東坡問曰:「蘇子瞻因合適解決去?」

小娘子曰:「因子瞻入山持齋修行,佛祖令他公婆送上天堂快樂,今被家人

邪言詐語,去虎岳寺騙回府去,害他公婆被佛祖貶落地獄去受苦。」

東坡曰:「未見其利,先見其害,不如轉去入山修行罷!」

佛祖看見子瞻不再思凡回家,遂將彩旗鼓樂八音,將他公婆送回天堂想快樂,

蘇東坡忽然看見彩旗鼓樂之聲,就對小姑娘言曰:「此處是山邊僻地,並無

有人家客店,亦無謝願成婚,安有彩旗鼓樂而過?」

小娘子曰:「此是子瞻回心返意,要入山修行,不想回家而退道,佛祖大慈悲

,將公婆昇天堂受快樂。」

蘇東坡心下悔悟,即時回到虎岳寺內來,勇猛精神,加進堅修苦功,

悟之前世之因,後修成羅漢果位。

( 網路資料.   2009.07.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潘芊頤 的頭像
潘芊頤

潘多拉的能量空間

潘芊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